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教学 >> 幼儿课程

返回首页

案例分享:大二班的“地图故事”

时间:2018/11/8 9:06:21 点击:0【字体: 】 【打印】 【关闭
故事背景

    最近,孩子们晨间入园时总是喜欢三五成群地围在“认知区-深圳地图”处指指点点。“看,这是我们住的福田区”, 睿之说。“这是我们经常走的深南大道吧”,奇说。 “我们幼儿园就在荔枝公园的旁边”,彤大声说道······“地图”这个既抽象又具象的符号图渐渐引起了孩子们的兴趣。带着对地图的兴趣,大二班的老师和孩子们开始了关于“地图” 系列活动的探究之旅。

故事一  地图知多少?

    从孩子们有关“深圳地图”的谈话中可以看出,目前,他们对“地图与我的关系”及“地图符号及线路”产生了兴趣。针对这个兴趣点,我们进行了相关的谈话。

1. 什么是地图?
2. 地图上有什么?

    彤彤:“地图是用来告诉我目的地的。比如我第一次去动物园,想看大象,看看地图上的动物标识就知道该怎么走了。”
    奇奇:“地图可以让海盗知道宝藏藏在哪里!”
    霆霆:“地图可以让我们知道国家之间的大小,加拿大就比美国要大。”
    睿之:“地图可以让我们知道哪个地方的位置。”
    昕昕:“地图上有一块一块的、不同颜色的地方。”
    袁宝:“地图上还有许多线条,这些线条是公路。”
    以恒:“地图上还有许多房子。”
    睿之:“地图上还有东西南北方向。”
    森森:“要看是什么地图,有地铁的地图,地铁的地图就有十几条地铁线交叉。每一个点表示一个站,上面有文字标注。”

故事二  画一画:幼儿园的地图

    经过对地图的初步讨论,孩子们决定先来画一画幼儿园的地图。于是,他们带上绘画工具,来到小沙池这个最便于观察和做记录的地方开始画起来。

问题1:不对呀,你画的楼怎么那么“瘦”那么高呀?

    奇奇拿着自己的画,又看了看以恒的画,感觉不太对。怎么画的都是4号楼,却出现了两种情况。两个人相互质疑并争论起来。

   
    奇奇:“我画的就是4号楼,可是我俩画的怎么不一样?”
    以恒:“是啊!你画的4号楼怎么那么‘胖’?上面还有那么多花。”
    奇奇:“你肯定画错了吧!”
    以恒:“没有,我就是画的4号楼!”
   
    旁边的小伙伴也加入到讨论中。

    彤彤:“一样啊,这不都是我们住的这个楼嘛!”
    袁宝:“不一样。他们俩没在同一个地方画。”
    睿之:“是站的方向不一样!”
    奇奇:“我是坐在树墩上画的。”
    以恒:“我是在楼梯那画的!”
    睿之:“那就是喽!要朝同一个方向才能画的一样嘛!”

    老师:“是的。我们画的时候要统一方向,否则别人是看不懂的。你们画的是东西南北哪个方向?”
    睿之:“对面是北面吧!”
    老师:“为什么?”
    睿之:“太阳可以辨别方向的!因为它是东升西落。你看我面向太阳,那我前面不就是东方了吗?上北下南,左西右东,那我左手这边就是北喽。”
    老师:“不如我们来验证一下吧!”

验证1 换个方向看这栋楼是一样的吗?

    当睿之提出“不同方向”这个问题时,激发了大家从不同角度去看4号楼的好奇心,于是,孩子们试着从不同的方向来观察4号楼不同的样子。


    不仅如此,大家还求证了在不同方向观察3号楼不同的样子。当孩子们从高处看3号楼时,发现只能看到楼顶平面,呈现在画纸上的只是一个长方形,这一发现让他们惊喜不已。


验证2:4号楼是北边吗?

    睿之已经对方向辨别得很清楚了,但是其他孩子并不知道幼儿园的每栋楼究竟在哪个方向。于是,老师鼓励孩子们根据睿之的方法和太阳“东升西落”的自然现象来辨别幼儿园的东西南北。第二天一大早,孩子们来到幼儿园的操场上开始观察太阳的位置,画影子。他们根据太阳的方向及影子确定了东西方,根据“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的说法,推理出幼儿园的四个方向,制作了幼儿园的“指南针”,并统一了每一栋楼的具体位置。



问题2:这个位置到底是哪里?

    在第一次绘制地图的过程中,孩子们通过对建筑不同方向的观察及对太阳“东升西落”这一自然现象的了解,积累了丰富的关于方向感的经验。带着这些经验,他们又进行了第二次幼儿园地图的绘制。地图画好之后,大家开始兴致勃勃地分享自己的作品。在分享的过程中,袁宝和以恒发生了以下争论:
   
    袁宝:“你画好了吗,以恒?”
    以恒:“差不多了。你呢?”
    袁宝:“我怎么感觉,你画的这个这么简单呢?你这是哪里呀?”
    以恒:“大四班啊!你看,我们班楼上啊!这是楼梯。”
    袁宝:“大四班走廊那里有个美工区,你都没有画!怪不得,我搞不懂什么地方!”
    以恒:“我都写了“大四”,是你自己不认字,好吧?”
    袁宝:“你画的不清楚,所以我才不懂你画的地图。”

    两个孩子争论不休······

以恒的地图

    回到班级,老师拿出了一张大家比较熟悉的幼儿园周边的地图,和他们绘制的地图进行对比。在对比过程中孩子们恍然大悟,原来地图不只要画出他们走过的路,还要画出走过的路经过了哪里,路上都有什么物品,物品是怎样摆放的。于是他们再一次踏上了绘制地图之路。


    第三次绘制地图,孩子们的地图上又出现了更多元素。

袁宝的地图

问题3:你这里是医务室吗?

    地图绘制好了,孩子们决定验证一下自己的地图。在大家统一了地图的意义和作用(为人们提供方便)之后,他们决定交换彼此的地图,来试走一下······嘉林拿着奇奇的地图,他俩开始讨论起来:
   
    嘉林:“你这里是医务室吗?”
    奇奇:“是啊!你这个画的什么?好小。”
    嘉林:“医生啊!让别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医务室。”
    奇奇:“地方太小了,你画个医生,都看不清。没用的。”
    嘉林:“那怎么办?“
    奇奇:“你看我,画个听诊器在门上。”
    睿之:“画个红色的‘十’字不就行了。”
    嘉林:“对啊,医院就是‘十’字符号,别人一看就知道,这里住着医生。”
    奇奇:“那我也画‘十’字,要不就不一样了。”(奇奇边说边把“十”字画上去)

   
    经过讨论,孩子们认为应该用大家都能看明白的符号或颜色来标识一些物品。于是,关于大二班的“地图语言”在孩子们的商量和讨论中逐步达成共识。


    分享:我们绘制的幼儿园地图

    经过三次的尝试,孩子们已经具有了绘制丰富地图的能力;在第四次的绘制过程中,老师和孩子们一起将幼儿园的地图打造成了班级主题墙与大家分享。


    即将毕业,孩子们制作幼儿园地图的激情也感染了家长,峻峻和妈妈也一起打造了3D版幼儿园地图,作为毕业纪念物赠送给幼儿园。


活动反思

    最初由幼儿园的平面图引发了孩子们对地图的关注,于是他们也决定画一画自己最熟悉的环境,但没有想到要把每天生活的熟悉环境绘制在一张纸上并不是那么容易。

    在绘制的过程中,孩子们发现不同视角下楼房出现不同形态的问题、路线图与地图的区别问题、“地图语言”不同的认知差异。而这些问题,又是孩子们在学习绘制地图过程中必须要面对的,他们需掌握解决问题的能力。从他们三次绘制地图,老师给予他们时间和空间、材料和策略上的支持,让他们不断地去发现问题,通过讨论、推理、验证等学习方法寻求问题的真相和解决问题的方法,逐步掌握了绘制地图的空间方位、参照物、及地图的意义及应用等各种核心能力,帮助他们实现了绘制幼儿园地图的想法。

    孩子们已经具备了初步的绘制地图的能力,老师鼓励他们试着绘制“我家到幼儿园”的地图,希望进一步建构他们对地图的认识。

故事三  “我家到幼儿园”的地图

1.分享:我家到幼儿园有两条路线耶!

    周一早上,孩子们将自己绘制的“我家到幼儿园“的地图带回了幼儿园。在孩子们分享地图的过程中,他们发现“我家到幼儿园” 的地图和幼儿园的地图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如:
   
    
    他们认为有更多的建筑物,如学校、医院、餐厅、图书馆、地王大厦等;和道路及各种交通标志是幼儿园地图中所没有的,并且提到“家到幼儿园”的地图中道路非常多,路与路之间的连接对他们来说非常难,因此孩子们请了家长一起来合作。乐乐的地图分享又开启了孩子们的另外一个话题讨论。


线路(1)——
乐乐:“这是我经常走的一条路。我很喜欢这条路,因为我可以去荔枝公园的湖边玩一会才上幼儿园。”
线路(2)——
乐乐:“这条路我们也经常走。如果我起床晚了,妈妈就会带我走这条路。妈妈说这条路10分钟就到幼儿园了。”

    乐乐为大家分享了从家里到幼儿园两条不同的路线,同时他说到路线长短与用时长短的问题。在他的提示下,孩子们纷纷表示,他们家到幼儿园也有不同的路线。老师鼓励他们把家到幼儿园不同的线路图画出来。

2.调查:最短的路线用时最短就能最快到幼儿园吗?

    孩子们分别对自己家到幼儿园的路线进行了统计。这些路线图有步行的,有驾车的,还有坐地铁的。在森森分享路线图时,他说这三条线路中他们经常走的是红色路线,因为红色路线是最短的,用时最短。孩子们对他的观点进行了深入讨论:


    当森森提出这个“最短路线,用时最少”的观点时,大部分孩子都很认可这个观点,但是睿之却提出了质疑;他说:“红色路上的车太多了,如果发生交通事故,那这条最短的路就就变成最长时间的路了。”他的情景假设立刻得到孩子们的认可。“那这样的话只能走第二条路,因为第二条路只绕一点点”,林林自信地说,“我觉得第三条路最先到幼儿园,因为路上车很少,这样就可以‘咻’一下就到幼儿园了。”

    在孩子们讨论森森的路线时,事实上他们已经将最佳出行路线一步一步推理出来。生活中大家出行即便选择最短的路线,不一定就是用时最短的,因为若碰上车流量较大、交通堵塞,也许最长的路线将会变成出行的最优选择。“最佳出行路线”已经成为大家出行前不可缺少的计划。如何选择自己的出行路线,孩子们又提出了新的想法:

    霆霆:“用导航可以让我们选择哪条路,如果堵车的话,就可以选择其他路线。”

    于是,孩子们又请爸爸妈妈用导航测试了早高峰时出行的最佳方案,并进行分享。

3.预测:导航可以帮我们的出行做“最优”选择!



活动反思

    在这个部分,老师鼓励孩子们试着绘制“我家到幼儿园”的地图,希望将孩子们的视角进一步拓展到幼儿园以外。无疑,“我家到幼儿园”的地图区域是小朋友每天必走,最熟悉的区域;这将对他们已有的地图绘制经验提出了更高的挑战。从孩子们分享的作品来看,他们的关注范围更加广泛,关注的事物也更加细致,地图上出现的事物与符号也越来越多元。然而,各种复杂的道路、道路之间的连接、方向的识别成了孩子们当前最大的挑战。老师本打算下一步将继续探究“我家到幼儿园”复杂线路及方向的问题,但是孩子们却对乐乐带来的话题“我家到幼儿园不同的线路”充满了兴趣,他们积极地分享、讨论。老师不得不调整自己的教学计划,沿着孩子们的兴趣,针对“我家到幼儿园不同的线路”作进一步探究。通过孩子们亲身调查、试走,他们发现了平时并没有关注的出行路线,并从这些路线图中得出“最短路线耗时最短,最快到达幼儿园”这一结论。从理论上看,这一结论可谓“真理”,但这条“真理”在现实情景中未必适用。睿之根据自己的生活经验——“车况”对森森的观点提出了质疑,他的质疑又与林林的生活经验——“车流量”产生连接;在大家共同的讨论中,孩子们又构建了新的经验——“最佳出行路线”。 随即,他们又想到生活中父母常用导航可以为大家提供“最优出行”的选择。

教师思考

   ag系列产品|首页 在深度学习过程中,我们常常很难把握孩子的兴趣点,由孩子的兴趣点引发另外一个有意义和价值的教学活动。从这个活动中,我得到了一些启发:

1.多听孩子们在说什么

    孩子们在绘制幼儿园地图的时候,他们彼此之间会在对地图的认知上有差异,而这些差异也正是当前孩子可能共同存在的问题;如“不对呀,你画的楼怎么那么瘦那么高呀?”“这个位置到底是哪里?”“这是医务室吗?”都是在孩子们互相交流的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当孩子们相互产生质疑的时候,学习的“最好契机”也就出现了,老师可以把这个问题提出来供大家探讨和探究。探讨中有思维的碰撞、观点上的分歧、不同想法的质疑以及态度上的接纳和肯定等;探究中有亲身体验操作、真相深度探寻、观点验证等,而这些正是深度学习为孩子们带来的广阔探索和成长的空间。

2.多看孩子们表征了什么

    孩子的表征作为孩子的另外一种语言,它可以间接地告诉我们孩子们当前的兴趣点在哪里?他们眼里的事物是什么样的?他们对这个问题是怎样思考的?······孩子不会告诉老师什么活动是有意义和价值的,但他的表征却会告诉老师:“我喜欢什么?关注什么?”老师需要用成人的世界观,从儿童的视角来解读这些信息,使之成为下一个活动开展的重要依据。如乐乐的“我家到幼儿园的地图”作品中,乐乐画出了两条不同的到幼儿园的线路,这说明乐乐当前的兴趣点是“同样的目的地,不同的线路”。她表征了这个观点之后,引发了孩子们激烈的讨论,甚至相互比谁的线路更多。兴趣“由点带面”,成了大家共同的话题。这使我必须放弃原来的教学计划,转而支持他们去探索“不同线路”的问题。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作为老师需适时把握、及时捕捉孩子们当前的兴趣,把一次次兴趣转化成深度学习的机会和动力,从而支持他们在自主学习的路上遇见更多的风景!
打印】【关闭

ag系列产品|首页
公众号:szsdeyey

宋宜名园长工作室
公众号:symyzgzs

ag系列产品|首页(广东省一级幼儿园) 2003-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通新岭同心路9号  电话:0755-82013669  邮编:518027

粤ICP备13063514号  园长信箱:sz82012132@126.com  站点统计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实验幼教  安全平台  福田教育  深大继教  码课码书  中小幼